• 信息服务
  • 法律服务
  • 贯标服务
  • 专利代办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研究成果

知识产权保护的时代背景、特征及其思考——基于我国专利制度发展与实践的分析

姜胜建 发布日期:2018-11-08 浏览量:746
 

今年410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博鳖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开幕式上发表题为《开放共创繁荣 创新引领未来》的主旨演讲中强调“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是完善产权保护制度最重要的内容,也是提高中国经济竞争力最大的激励”。11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开幕式发表的主旨演讲中表示:“中国将保护外资企业合法权益,坚决依法惩处侵犯外商合法权益特别是侵犯知识产权行为,提高知识产权审查质量和审查效率,引入惩罚性赔偿制度,显著提高违法成本”。习总书记强调的两个“最”和“引入惩罚性赔偿制度,显著提高违法成本”,突显了知识产权保护的重要性,同时也赋予了新时代知识产权工作新的职责和使命。如何全面、深刻地领会习总书记讲话精神,切实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任何一事物的起源与发展,总是由内因与外因共同作用的结果,也即受内生变量与外生变量的影响。为此,本文拟基于我国专利制度的发展与实践,作一分析与探索。

 

 一、知识产权保护的时代背景

 1、我国知识产权制度的建立与发展是改革开放的产物

今年是我国改革开放四十周年。197812月,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提出的“改革开放”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总方针,也是国家40年来发展进步的最大动力。我国的知识产权事业与改革开放同步,是改革开放的重要内容和重要产物。

回顾我国知识产权事业发展40年的历程,可以说,每一步都与改革开放息息相关。19793月,原国家科委根据中央作出的“我国应建立专利制度”的决策,开始着手草拟专利法;1980年,中国专利局成立;1984年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1985年加入了《保护工业产权巴黎公约》;20011211日,中国正式加入WTO,标志着中国的产业对外开放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阶段,与此相适应,中国知识产权事业的发展也步入了快车道,全社会知识产权意识逐步增强,知识产权创造、运用和保护等都得到了全社会的重视;20086月国家颁布了《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纲要》,把运用知识产权制度促进经济社会发展上升到国家战略的地位。提出“激励创造、有效运用、依法保护、科学管理”的十六字方针和“到2020年,把我国建设成为知识产权创造、运用、保护和管理水平较高的国家。知识产权法治环境进一步完善,市场主体创造、运用、保护和管理知识产权的能力显著增强,知识产权意识深入人心,自主知识产权的水平和拥有量能够有效支撑创新型国家建设,知识产权制度对经济发展、文化繁荣和社会建设的促进作用充分显现”的战略目标。

在这期间,专利法经历了三次修改。第一次修改是19929月。随着我国对外开放步伐的加快,为更好履行我国政府在中美两国达成的知识产权谅解备忘录中的承诺,我国对专利法进行了第一次修改。20008月,为了顺应我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需要,对专利法进行了第二次修改。20081月,专利法第三次修改被列入国务院2008年立法工作计划,2009101日专利法第三次修版正式实施。针对专利保护实践中存在的“周期长、取证难、赔偿低、效果差”等问题影响了企业创新的积极性,专利法的第四次修改被列入2012年国务院立法工作计划,20131月形成《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修订草案(送审稿)》上报国务院。国务院法制办对该修订草案(送审稿)公开征求意见,几经反复修改至今尚未正式颁布。

综上所述,我国知识产权制度的建立与发展是改革开放时代背景下的必然产物。当然,我国改革开放事业同样离不开知识产权制度。

2、我国知识产权事业的发展,极大地促进了我国改革开放,推动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产权制度、治理体系的改革与完善

知识产权治理体系的形成,经历了制度文明成长的长期孕育,是人类自工业革命以来最重要的文明成果之一。知识产权制度是现代社会产权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知识经济时代的主要制度基础。我国的改革开放离不开知识产权制度。

改革开放之改革,就是在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前提下,自觉地调整、改革现有生产关系中同“先进生产力”“先进文化”发展方向和“最广大人民利益”不相适的体制机制,实现生产方式和社会治理体制的现代化,以促进我国各项事业的全面进步,实现国家强盛、人民幸福和民族复兴的“两个百年目标”。事实上,我国知识产权事业发展的四十年,就是我国产权制度和治理体系不断改革完善的四十年;同时,知识产权管理体系改革,从以往的分散管理,走向工业产权“二合一”的集中管理体制,鲜明地表现了“政府再造”的有效性目标和国家治理体系的现代化特征。

改革开放之开放,其核心内涵是:打开国门,积极引进世界各国先进科学技术成果及优秀社会文明成果;打开市场,努力发展对外开放的市场经济。在维持政治和社会稳定的前提下,引进先进科技成果、发展对外开放的市场经济,这是加快我国现代化建设的必然选择,是必须长期坚持的一项基本国策。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经济社会各项事业快速,取得了令世人瞩目的成就,根本原因就是得益于改革开放。从1978年开始打开国门,并于1984颁布《专利法》、1985年加入了《保护工业产权巴黎公约》;1992年讲述“春天的故事”,并修《专利法》;2000年第二次修《专利法》,以适应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2008年颁布《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纲要》,第三次修《专利法》(2009101日),知识产权战略作为国家战略范畴。改革开放的前40年,经历的四个阶段,在这40年间,我国加入一系列重要的知识产权国际公约和国际组织,实现了与国际贸易规则的全面接轨,为引进国外先进的技术和资本,创造了良好的外部环境,极大地促进了我国科学技术进步和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

综上述,概而言之,我国知识产权事业的发展,极大地促进了我国改革开放,推动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产权制度、治理体系的改革与完善。知识产权制度已经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不可或缺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3、改革开放新时代知识产权事业面临的新矛盾、新挑战和新任务

2016年,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提出:“全球新一轮的科技革命、产业变革与我国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产生历史交汇。”在十九大报告中,习近平总书记进一步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站在新时代的大背景下,我国知识产权保护面临的主要矛盾、挑战和任务是什么?以我看,当下最为突出的内外两大矛盾:即对内关系中,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推动创新驱动发展和改善营商环境与经济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矛盾;对外关系中,基于WTOTRIPS协议为基本形式的知识产权保护与各自贸区缔约方绕过世贸组织及TRIPS协议的知识产权保护之间的矛盾。从我国专利法第四次修案的历经6年反复修改至今仍未正式颁布,就不难看出知识产权保护协调各种复杂矛盾(诸如:行政保护与司法保护的职责界定,新环境下专利保护的边界和强度等等)的难度。最大的挑战是:知识产权保护既要应对中美贸易战中美国单边霸凌主义的挑战,又要推动“一路一带”沿线各国的经贸与科技的合作与发展。而当下知识产权保护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要坚持知识产权制度的改革与创新,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知识产权制度,实现知识产权治理体系的现代化,以全面协调处理知识产权保护中的各种不平衡不充分矛盾,积极地应对来自美国单边主义的挑战和为实施“一路一带”倡议保驾护航的任务。

面对新时代知识产权保护面临的新矛盾、新挑战和新任务,我们要响应习总书记所倡导的:“我们要以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为契机,逢山开路,遇水架桥,将改革进行到底”,切实履行在新时代知识产权工作所肩负的职责和历史使命。

 

二、知识产权保护的内在特征

1、本质上具有“尊重知识、崇尚科学”的内在特征

知识产权源于对知识创新与技术创新成果的保护。如果没有知识创新与技术创新,就没有知识产权的创造,更无从谈起知识产权的保护与运用,这就如同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一般。由此可见,“尊重知识、崇尚科学”的创新精神,是知识产权保护最为重要的精神内核。惟有全社会形成“尊重知识、崇尚科学”的创新氛围,知识产权事业才会展现出“自有源头活水来”的勃勃生机。这也正是知识产权保护的出发点和归宿,是知识产权保护最为本质的特征。

2、法律上具有排他性、强制性和他律性的基本特征

知识产权保护是建立在相关的知识产权法律基础之上的。任何法律,其制度特征都表现为强制性、排他性和他律性。文明社会对于法律制度的内在要求就是以社会公平与社会正义为准则,以维护社会秩序、促进社会稳定与发展为目的。当然,知识产权法律制度属于民法范畴,相对于刑法在人的权利上有较大的自由和保护。孟德斯鸠有句名言,在民法的慈母般的眼里,每一个个人就是整个的国家。每一个人在民法上都是任何公权力都必须像对待一个国家那样的谨慎。因此,知识产权保护在法律制度上具有强制性、排他性和他律性的特征和遵循“公平正义、诚实守约”的法治精神品质,这是构成知识产权保护最为重要的基本要素。目前,在我国知识产权保护实践中,采取行政保护与司法保护并重的“双轨制”保护模式。行政保护是指行政机关和执法机关依据法律赋予的行政权履行职责,维护知识产权权利人的合法权益。司法保护是指人民法院通过知识产权民事、行政或刑事案件的司法审判实现对知识产权权利人合法利益的保护。行政保护与司法保护都是凭借国家公权力给予知识产权强制性的保护,但两者性质不同。

3、经济上具有“合作竞争、互利共赢”的竞合特征

在经济领域,竞争是市场经济条件下的永恒法则。也正由于此,世界各国在知识产权运用中的冲突也如同国际贸易活动一样磨擦不断。单纯从法律角度讲,知识产权作为一种私权,保护排他性的权益,有冲突和磨擦是正常的。一旦知识产权与围绕经济利益的市场竞争相结合,这种冲突和磨擦更是不可避免的了。可以说,这正是当前困扰知识产权保护这一难题的关键所在,也是之所以要积极倡导“建立一种明达的知识产权文化”的目的所在。众所周知,科学知识带给人类的创新成果,从本质上讲是属于人类共同的财富。同理,知识产权的创新与传播,最终目的也是旨在造福于人类。因此,知识产权作为私权的排他性与作为生产要素的竞争性和知识产权作为人类共享文明成果的终极目标是一个矛盾的对立统一体。实践证明,随着知识经济和世界经济一体化的快速发展,“合作竞争、互利共赢”的市场竞争法则正逐渐成为知识经济时代推动经济与社会协调发展的大趋势。因此,笔者认为,“合作竞争、互利共赢”的竞合特征,是知识产权保护在市场经济条件下的一种常态。在法律制度上,通过设置“专利许可”,以促进专利权人与专利技术使用者之间的合作共享;对于“标准必要专利”,为避免专利权人向被许可人索要不公平的专利许可使用费,寻求技术标准化所带来的竞争限制与知识产权保护之间的平衡,一些标准化组织会要求标准必要专利权人在对外进行专利许可时遵守公平、合理和非歧视的FRAND原则。在实践中,有些行业或企业通过组织或参与“知识产权联盟”,以谋求企业间的知识产权合作等等。上述举措,都体现了知识产权保护经济上的竞合特征。

4、规则上具有地域性和国际保护规则的兼容性特征

知识产权保护的地域性,即知识产权权利人要想获得所在国或地区的保护,就必须向所在国申请权利并获得授权。国际保护规则的统一性,是指知识产权国际条约中的“最低保护标准原则”,即所有缔约方的国内法可以高于国际条约的保护标准,但绝不能低于该标准。换言之,在有关知识产权的问题上,无论是授权的对象、权利的内容、权利的保护方式都达到了一定程度的一体化、趋同化,具有全球范围内的普适性,也就是国际法高于国内法、国内法服从国际法。当然,人们一定知道美国的特别“301条款”和“337条款301条款”是要求外国政府对美国的知识产权提供有效保护,防止侵犯行为的发生,该条款的作用对象是改善外国的知识产权体制。337条款是在美国进口与过境贸易中,对侵犯美国知识产权的私人厂商及其产品实施制裁,以此阻止侵犯美国知识产权的产品进入美国市场。这两个条款是典型的“美国特色”,体现了维护美国国家利益的战略意图。因为,美元的国际货币地位和高科技领域的知识产权垄断地位,是美国维持其世界霸主地位丢不得、也决不肯丢的两大优势。从原则上讲,它也并不违背“最低保护标准原则”,但又在国际条约多边协调体系之外另起了一个明显带有霸权色彩的“单边炉灶”。习近平主席在2018年博鳌亚洲论坛年会和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开幕式发表的主旨演讲中均提到的“引入惩罚性赔偿制度”,就是我国知识产权制度基于现实经济社会发展自身需要,向国际社会规则靠拢的证明。

 

    三、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的思考与建议

    1、要进一步全面提升全社会的知识产权保护意识

随着《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纲要》的深入实施,全社会知识产权知识逐步得到宣传普及,知识产权保护的意识也逐步提高。但仍然存在一些偏见或不足,诸如:知识产权保护“矛与盾”的问题,知识产权保护在不同的领域及地域关注度的认识等方面。在此,特别需要强调三点:一是,知识产权保护不只是“盾”,也是企业开拓市场的“矛”。只有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才能让国家和企业创新之“矛”更加锐利。二是,开放的市场经济,无论是引进来,还是走出去,都离不开知识产权保护;无论是对发达国家,还是对发展中国家,都必须高度重视知识产权保护。三是,知识产权保护不只是政府、企业或发明人的事情,必须引起全社会的关注,只有全社会都来关心、关注知识产权保护,我国的知识产权保护和知识产权事业才能更好、更快的的加强与发展。

2、要全面贯彻“激励创造、有效运用、依法保护、科学管理”的方针,构造“合规合适、合作开放、科学高效”的知识产权保护“金钟罩”

知识产权保护,决不仅仅是加强“依法保护”就足够了。有句俗话,“要防野狗进院,就得扎紧篱笆”。知识产权保护是个系统工程,要依靠科学管理。加强知识产权的主要目的,也是为了“激励创造、有效运用”。知识产权保护,若就“保护”论“保护”,那只是拿了根打狗棍,起不到从根本上防范“野狗入院”的目的。为此,企业及科研院所必须加强自身的知识产权管理体系建设,构造一个“合规合适、合作开放、科学高效”的知识产权保护的“金钟罩”。

3、要以“实现知识产权财产价值最大化”为目标,全面提升知识产权保护能力与效率

知识产权是知识经济时代最宝贵的社会财富,其最重要的现实意义是能够更高效、更优质地创造社会价值。习总书记强调的两个“最”和“引入惩罚性赔偿制度,显著提高违法成本”,突显了知识产权保护的重要性。其重要性既是彰显“尊重知识、崇尚科学”的社会风尚,也体现对“智力劳动创造财富”的充分肯定。说到底,知识产权创造、运用、保护和管理的最终目的,就是为了“实现知识产权财产价值最大化”。因此,知识产权保护为创新创造和市场竞争保驾护航,就是要以“实现知识产权财产价值最大化”为目标,全面提升知识产权保护的能力与效率。机构改革后,工业产权在行政保护上纳入统一的市场监管体系,有利于提升行政执法权威和执法效能,进一步改善营商环境。

4、要坚持知识产权制度与治理体系建设的创新,逐步完善中国特色的知识产权制度和知识产权治理体系

如前所述,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的知识产权保护制度从无到有,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巨大成就。同时,我们也面临着极为复杂的矛盾和严峻挑战。对此,我的思考是:一方面,在理顺知识产权管理体系的基础上,要积极培育与发展知识产权保护第三方服务平台,进一步完善知识产权治理体系。另一方面,要在维护以WTOTRIPS协议为基本形式的现代知识产权国际保护制度及管理体系的基础上,适时制订并颁布有利于积极应对一些绕过WTOTRIPS协议,采取单边知识产权保护条款的有关国家之间的知识产权纠纷,避免在此类知识产权保护发生冲突和争端中的被动地位,并为国家对外经济发展战略提供更全面的知识产权制度保障。

 

姜胜建写于2018117 杭州

上一篇: 关于贯彻实施《企业知识产权管理规范》的价值作用与标准一致性问题的思考
下一篇: 亦谈“什么是科学”及其他 ——从张双南《什么是科学》演讲说起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