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信息服务
  • 法律服务
  • 贯标服务
  • 专利代办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知产下午茶

知产下午茶:2018第17期

发布日期:2018-04-10 浏览量:1301
 

一、时事案例

1、美国联邦巡回上诉法院对两起雀巢案件作出判决

在有关包装消毒的两起专利案件中,美国联邦巡回上诉法院(CAFA)作出支持雀巢的判决。

313日,CAFA法官托德.休斯(Todd Hughes)下达了两个重要的判决。

在第一起案件中,美国加工食品制造商Steuben Foods(以下简称为Steuben)对美国专利商标局(USPTO)专利审查与上诉委员会(PTAB)在双方复议程序中对第6475435号美国专利的裁决提出异议。Steuben的专利涉及在包装渠道提供消毒区。

    瑞士食品与饮料公司雀巢(Nestlé)称,根据现有技术该专利的权利要求具有显而易见性。PTAB同意该说法。

Steuben在起诉中称,PTAB对“消毒剂浓度”权利要求的解读过于宽泛,因此是错误的。

Steuben称,PTAB应将“消毒剂浓度”解读为“不同的包装区中压缩气体消毒剂的量”,而非“消毒渠道中任一点的消毒剂的量”。

休斯表示,Steuben的解释将“消毒剂浓度”不合理地限制为说明书披露的具体实施方式,Steuben并没有在权利要求中提供任何支持这种限制性解释的表述。

    Steuben还称,PTAB并没有找到可揭露第6475435号专利有关灭菌剂浓度率的两项权利要求的现有技术,CAFA驳回了该论点。

CAFA赞同PTAB的裁决,即根据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对食品包装化学灭菌剂浓度的规定,系争专利的权利要求具有显而易见性。

而且根据包装公司Scholle Corporation关于渠道杀菌方法的第4417607号美国专利,第6475435号专利也被认定为具有显而易见性。

因此,CAFA维持了PTAB的无效裁定。休斯表示CAFA并未发现PTAB的裁决有任何可逆转的错误。

在第二起案件中,PTAB在双方复议程序中认定Steuben的第6481468B1号专利的一项权利要求不具备显而易见性,雀巢对该裁决提出异议。

雀巢称,PTAB对“无菌”(aseptic)和“杀菌消毒”(aseptically disinfecting)的解读是错误的。

雀巢之前就对PTAB在另一起涉及Steuben的双方复议程序对“无菌”的解读表示反对。在该起纠纷中,CAFA推翻了PTAB的解读并认为“无菌”指的是“FDA无菌水平”。

在第二起判决中,CAFA判定保护一方不必对之前诉讼中已审理的问题再次提诉的间接禁反言(collateral estoppel)适用于现有案件,因此雀巢不需要重新对Steuben案中已解决的问题再提及讨论。

休斯表示,Steuben在之前的诉讼中拥有充分、公平的机会对“无菌”应作如何理解提出辩论。

    CAFA推翻了PTAB维持第6481468B1号专利权利要求的裁定并将此案发回重审,并认定“无菌”应解读为“FDA无菌水平”。(编译自www.worldipreview.com,内容来源:中国保护知识产权网)

 

2、《中国好声音(第三季)》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二审审结,维持一审判决

近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结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诉暴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侵害《中国好声音(第三季)》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系列案件。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在该判决中认为,在确定侵权损害赔偿数额时,要善于运用根据具体证据酌定实际损失或侵权所得的裁量性赔偿方法。权利人提供了用以证明其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违法所得的部分证据,足以认定计算赔偿所需的部分数据的,应当尽量选择运用酌定赔偿方法确定损害赔偿数额。

 

二审法院,支持一审法院判赔额度

腾讯公司诉称:腾讯公司依法拥有由上海灿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制作的大型励志专业音乐评论节目《中国好声音(第三季)》独家信息网络传播权。经查证,暴风公司在未取得节目信息网络传播权的情况下,在其经营的网站上播放该节目第16期。暴风公司明知该节目的信息网络传播权由腾讯公司独家所有,却仍在其经营的网站上播放,严重侵害腾讯公司的合法权益。据此,请求依法判决暴风公司赔偿腾讯公司经济损失及诉讼合理支出200万元,包括经济损失199万元,诉讼合理支出1万元。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足以确信腾讯公司因暴风公司涉案行为所遭受的经济损失明显超出《著作权法》法定赔偿数额的上限50万元,为弥补权利人的经济损失、惩戒恶意侵权行为,酌定每案赔偿数额为100万元,合理支出为1万元,6案共计606万元。一审判决后,暴风公司以一审判决的赔偿数额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对于经济损失的认定明显过高且极不公平合理为由提起上诉。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理认为,侵害著作权损害赔偿的目的既包括弥补权利人的损失,也包括制止侵权人再次侵权,还包括有效遏制未来潜在侵权行为的普遍发生。在确定损害赔偿数额时,应当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既考虑个案中权利人的实际损失、侵权人的违法所得,也考虑同一侵权人类似侵权行为被起诉的概率,综合确定损害赔偿的数额。确定损害赔偿数额的基本原则是:(一)加大对于侵害著作权行为的惩治力度,提高侵害著作权赔偿数额;(二)探索建立侵害著作权惩罚性赔偿制度,对于以恶意侵权为代表的情节严重的侵权行为实施惩罚性赔偿;(三)由侵权人承担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提高侵权成本。

 

在确定侵权损害赔偿数额时,要善于运用根据具体证据酌定实际损失或侵权所得的裁量性赔偿方法,引导当事人对于损害赔偿问题积极举证,进一步提高损害赔偿计算的合理性。权利人提供了用以证明其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违法所得的部分证据,足以认定计算赔偿所需的部分数据的,应当尽量选择运用酌定赔偿方法确定损害赔偿数额。

 

采用裁量性赔偿方法,确定损害赔偿数额

在本案中,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可以采用裁量性赔偿的方法确定损害赔偿数额,具体内容如下:

 

正常许可费是确定权利人损失的重要参考。腾讯公司并非涉案作品的著作权人,而是涉案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独占许可使用合同的被许可人,腾讯公司虽然没有将涉案作品许可他人进行信息网络传播,但其获得许可的对价即是正常许可费的重要参考。现有证据证明,腾讯公司实际履行了许可使用合同的付款义务,其取得涉案作品独占许可使用权的正常许可费为750万元/期,授权期限为3年。暴风公司认为上述采购金额应该均摊到3年授权期间内,但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许可费用分摊的时间因素并不是平均的,因为此类系列综艺节目在首轮播出时价值最高,此后随播出次数的增加和时间的推移而价值递减,结合暴风公司播出涉案节目的时间正处于涉案节目首轮播出并且还是热播期间,致使腾讯公司事实上未能享有独家播出权利,造成其独家采购协议目的落空。因此暴风公司主张的计算方式不能成立。

 

腾讯公司使用涉案作品的商业模式具有极高商业价值。涉案作品进行信息网络传播的模式为“网民免费+广告收费”,这种经营模式具有正当性,应当受到法律保护。在案证据显示,涉案节目的信息网络传播产生了极高的广告收益,该节目具有极高的商业价值。

 

暴风公司的侵权行为具有明显恶意。腾讯公司在涉案作品播出前,曾特意告知暴风公司采取措施,避免侵害涉案作品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在腾讯公司播出涉案作品后不久,国家版权局亦公布了包含涉案作品在内的重点影视作品预警名单,要求包括暴风公司在内的相关网站采取措施。综合上述情况,暴风公司的传播行为属明知故犯,且系进行大规模侵权,行为性质恶劣。

 

暴风公司的侵权行为持续时间长、影响范围广。暴风公司主张其侵权期间仅为2014829日至2014830日,侵权行为持续时间非常短暂。对此,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关于节目上线时间,腾讯公司提交的公证书显示,根据节目下方网友评论的时间可以推断,节目的上传时间至少在2014724日之前。关于节目下线时间,首先,现有证据不足以充分证明涉案节目下线的时间为2014830日;其次,即使涉案节目确系在2014830日下线,暴风公司的侵权时间也应该为涉案节目上线之日即2014724日至2014830日,侵权期间持续长达一个月以上,且上述侵权期间恰好处于涉案节目的热播期间,话题度、点击率均处于较高水平,由此可见暴风公司的侵权行为给深圳腾讯公司造成了严重的经济损失。

 

综上,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一审法院综合各项因素,确认腾讯公司因暴风公司涉案行为所遭受的经济损失明显超出《著作权法》法定赔偿额的上限的认定正确,据此酌情确定的赔偿数额100万元并无不当,从而维持了一审判决确定的赔偿数额。

(作者单位:北京知识产权法院)

 

3、《芈月传》著作权引纠纷案,法院判决认为:原作者根据剧本修改小说情节,不构成侵权

 

因认为《芈月传》小说抄袭《芈月传》电视剧剧本,东阳市乐视花儿影视文化有限公司以侵犯著作权为由将《芈月传》小说作者蒋胜男、《芈月传》小说出版商浙江文艺出版社和销售商北京中关村图书大厦诉至法院。日前,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审结了此案,判决驳回了原告东阳市乐视花儿影视文化有限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原告东阳市乐视花儿影视文化有限公司诉称,其曾与作家蒋胜男签订《剧本创作合同》等合同,双方对《芈月传》电视剧剧本的著作权进行了约定。花儿影视公司是《芈月传》电视剧分集大纲、人物小传和剧本的著作权人,在全球范围内永久享有在改编和创作过程中形成的一切智力成果和电视剧剧本、电影剧本、电视剧作品、电影作品的全部著作权及衍生品的权利,蒋胜男作为该剧编剧享有在该电视剧片头中编剧的署名权。

 

20158月至11月,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了署名“蒋胜男著”的《芈月传》小说全六册。经比对,花儿影视公司发现,蒋胜男发表的《芈月传》小说并非其原著《大秦太后》,而与花儿影视公司委托蒋胜男创作的《芈月传》电视剧分集大纲、人物小传和剧本在人物关系及故事情节上高度一致,部分章节内容与《芈月传》电视剧剧本的相应内容完全一致。《芈月传》电视剧剧本创作包含了集体智慧与集体劳动的共同成果,大量情节表达内容具有独创性,构成原创作品,而不是蒋胜男未完成的原创小说(《大秦太后》)的改编作品。因此,花儿影视公司认为蒋胜男在未经其同意的情况下,擅自将其享有著作权的《芈月传》电视剧分集大纲、人物小传和剧本作品的内容改编为《芈月传》小说,且抄袭《芈月传》电视剧剧本作品的部分内容,并单独以小说作者的名义许可被告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小说《芈月传》,在北京中关村图书大厦等地销售,该行为已严重侵犯了花儿影视公司依法对《芈月传》电视剧分集大纲、人物小传和剧本作品享有的著作权。

 

庭审中,被告蒋胜男辩称,先有《芈月传》小说,后有《芈月传》剧本。蒋胜男是小说《芈月传》的原著作者,电视剧剧本《芈月传》是根据小说《芈月传》改编创作完成的。蒋胜男最先是完成小说《芈月传》的创作,其后又接受花儿影视公司的委托根据其小说《芈月传》改编创作电视剧剧本《芈月传》。因此电视剧剧本是小说的改编作品、演绎作品。花儿影视公司实际认可电视剧是根据蒋胜男小说改编创作完成的,实际认可先有小说的事实。双方签订的合同也事先明确约定小说的著作权归属于蒋胜男。《芈月传》小说与《芈月传》电视剧剧本在故事立意、故事结构及人物关系上近似属理所应当。本案中蒋胜男本就是接受花儿影视公司的委托根据自己的小说改编创作电视剧剧本,既然是改编,当然承袭原著小说作品,在人物关系、故事结构方面近似非常正常,也是应有之义。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一条规定,著作权属于作者,创作作品的公民是作者,由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主持,代表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意志创作,并由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承担责任的作品,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为作者。如无相反证明,在作品上署名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为作者。《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规定,“当事人提供的涉及著作权的底稿、原件、合法出版物、著作权登记证书、认证机构出具的证明、取得权利的合同等,可以作为证据。”根据上述规定,蒋胜男系《芈月传》小说的作者、花儿影视公司系《芈月传》剧本的著作权人。从双方合作的意思表示来看,《芈月传》小说的著作权归属与《芈月传》小说是否在《芈月传》剧本完成之前就已经完成无关,双方以合同的形式将《芈月传》小说的著作权(除改编成部分作品的权利外)均保留给作者蒋胜男。而《芈月传》剧本应为《芈月传》小说的改编作品。蒋胜男接受花儿影视公司的委托创作剧本,在剧本创作的过程中引入某些公司的意见对剧本进行修改,属于正常的剧本创作行为。在《芈月传》小说已经完成的情况下,再对其某些情节进行修改也合乎常理,不能因此而认定《芈月传》小说改编或抄袭了《芈月传》剧本内容。花儿影视公司在此后的电视剧播出和公开场合以自认的方式对此予以认可,故花儿影视公司关于蒋胜男创作的《芈月传》小说侵犯了《芈月传》剧本的改编权的主张,法院不予支持。在蒋胜男不构成侵权的情况下,浙江文艺出版社的出版发行行为及中关村图书大厦的销售行为亦属于合法行为,不构成对花儿影视公司享有的著作权的侵犯。故法院作出如上判决。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4、下属诉上司侵犯著作权,赢了!

 

下属将自己的顶头上司告上法院,这需要多大的决心?王灵均做到了,还打赢了官司。安徽省合肥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在审理因一篇评论文章署名问题引发的著作权侵权纠纷案时,认定被告领导将涉案作品发表时未将执笔的下属列为作者的行为,侵犯了其享有的著作权,被判书面赔礼道歉,赔偿经济损失8000元。

 

领导布置职员作文 两年之后被控侵权

1978年出生的王灵均,山东人,2004年大学毕业后考入安徽大学读研究生。2007年考进安徽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文艺理论研究室工作。凭借书生的韧劲,经过多年发奋努力,20146月,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了他研究京剧表演艺术家程长庚的专著《夫子继圣 春泥护花:程长庚评传》,被列入《中国京昆艺术家传记丛书》。

 

据公开资料显示,拥有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等头衔的史某,于2014年调任文艺理论研究室主任,成为王灵均的领导。7月初,史某为参加中国文联文艺评论高级研究班,以主任的身份安排王灵均撰写一篇有关艺术创作内容的评论文章。两人就文章的创作进行了一定程度的沟通和交流,但两人均未明确约定作品完成后著作权的归属。

 

王灵均本身不进行书法创作,但从事相关的理论研究,曾在CSSCI核心期刊发表过多篇书法理论文章。他承认自己当时接手写这篇文章,是想和新领导处好关系。

 

2014731日,王灵均将写好的《理论和创作是艺术家的双翼》通过电子邮件发给了史某。

 

20152月出版的、由安徽省文联主办的内部刊物《安徽文艺界》(2014年第6期),刊登了《理论和创作是艺术家的双翼》,共计3500余字,署名只有史某一人。这本杂志的编辑部主任就是史某,王灵均是编辑。

 

随着时间的推移,史某和王灵均在工作中产生了矛盾。2016年,王灵均发现公开出版发行的《中国当代书法篆刻评论》第一卷,2016年第3期《书画艺术》以及《书法报》先后刊载了《理论和创作是艺术家的双翼》。文章署名只有史某一人。为此,王灵均和史某交涉,双方产生了分歧,矛盾公开化。

 

20161218日,史某给王灵均发了这样一条短信:如果你想把我们的关系搞到仇人的地步,我奉陪到底。

 

201713日,两人在办公室发生冲突。王灵均当场报警,民警赶来现场处置。

 

同年123日,王灵均向合肥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称,《理论和创作是艺术家的双翼》结构布局、资料搜集和文字撰写均由王灵均一人独立完成,其系该作品的合法著作权人,享有署名权、发表权等事宜。史某未经王灵均同意,在与原稿重复率90%以上的基础上添加200余字后以自己的名义将《理论和创作是艺术家的双翼》一文发表在《安徽文艺界》上。其后双方在沟通过程中发生分歧,王灵均认为史某的行为侵犯其享有的著作权。请求法院判令史某在省级报纸公开登报向其赔礼道歉;赔偿王灵均经济损失11万元,承担律师费1万元。

 

领导自证没有侵权 下属举证侵权成立

2017518日,合肥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这起著作权侵权纠纷案。原告王灵均和律师一起出庭,被告史某委托诉讼代理人到庭。

 

庭审中,史某辩称:第一,史某为涉案文章的作者,享有著作权。其在部门工作例会上,布置了该文章的撰写工作,向王灵均口授了参会文章的标题、观点、结构等主要内容和文章的创作构思过程,该作品的创作完成时间在王灵均所称的电子邮件附件发送之前,其应为文章的著作权人。第二,史某精于书法创作,文章的大量内容涉及大量的书法理论和研究心得,涉案文章完全符合其工作和艺术修养。第三,王灵均的起诉已过诉讼时效,王灵均为《安徽文艺界》2014年第6期的执行编辑,其对涉案文章的发表完全知晓,但始终未提出任何异议。2014年史某署名发表涉案文章,王灵均起诉时已超过两年的诉讼时效,应依法驳回王灵均的诉讼请求。

 

双方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向法庭提交了相关证据。

 

双方当事人的一位同事作为史某的证人出庭作证,列举王灵均性格等方面情况,法庭认为和案件无关,不予采纳。

 

结合认定的证据,法院经比对,《安徽文艺界》刊登的涉案文章与王灵均通过电子邮件发送的作品,在内容上除王灵均认可史某添加的独立一段200余字内容以及少数错别字和标点符号修改之外,其他内容基本一致。两人均表明在案涉作品纠纷外,之间有积怨。

 

未超时效构成侵权 赔偿损失赔礼道歉

王灵均的诉讼请求是否超过诉讼时效?法院认为,即便王灵均知晓涉案文章于2014年首次发表,《中国当代书法篆刻评论》第一卷、《书画艺术》20163期陆续刊登涉案文章。涉案文章仍在著作权保护期内,王灵均可以向人民法院提出诉讼请求。

 

涉案文章《理论和创作是艺术家的双翼》的著作权权属以及史某的行为是否构成侵权?

 

法院认为,我国著作权法规定,作品的著作权属于作者,且作者对作品享有我国著作权法规定的人身权和财产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规定,当事人提供的涉及著作权的底稿、原件、合法出版物、著作权登记证书、认证机构出具的证明、取得权利的合同等,可以作为证据。王灵均提供了原稿相关的电子邮件和文章的创作思路,表明其参与了涉案文章的具体构思和创作,其从艺术理论的发展、艺术理论与艺术实践之间的关系阐述理论和创作对艺术家的成长和艺术作品创新的重要作用。

 

结合该案查明的内容以及证人证言,能够认定史某参与了创作涉案文章的过程,并提出其自身的构思以及想法等,史某在书法方面的理论和研究素养也在涉案文章中得到体现。从全文的内容上看,史某添加的文字丰富了文章的内容,并弥补了原有创作在艺术发展与艺术观念变化关系上阐述的不足,与王灵均撰写的部分相互交融,共同凸显了文章主题;从全文的逻辑结构上,该段文字也是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起到了承上启下的过渡作用,既是对传统艺术创作的重要总结,也为下文当代文学理论的批判进行了铺垫。通过双方的电话记录和邮件往来可以看出,双方具有共同合作创作的意图,并且都对作品的完成做出了不同程度的贡献。因此,法院认定王灵均和史某为涉案文章的共同作者,对涉案文章享有共同的著作权。

 

根据现有的证据,尽管王灵均与史某就涉案文章的完成所起作用不同,但涉案文章为不可分割的合作作品,其著作权由双方共同享有,其著作权的行使应协商一致决定;不能协商一致的,又无正当理由的,任何一方不得阻止他方行使除转让以外的其他权利,但是所得收益应当合理分配给所有合作者。因此,史某将涉案作品发表时未将王灵均列为作者的行为侵犯王灵均享有的著作权,王灵均要求史某赔礼道歉、赔偿损失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法院予以支持。

 

因涉案作品发表在单位的内部刊物上,史某应当在与侵权行为相适应的范围内承担,法院确定史某就侵权行为书面向王灵均赔礼道歉。

 

由于王灵均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因被诉侵权行为所受到的实际损失,亦未提供证据证明史某的违法所得,法院综合考虑涉案作品的类型、发表时间、现有影响、字数、侵权行为的性质、后果等因素,判决被告史某于判决生效之日就侵权行为书面向原告王灵均赔礼道歉,内容需经法院审核;被告史某一次性赔偿原告王灵均经济损失8000元(包括为制止侵权行为而产生的合理开支)。

 

判决生效后,史某迟迟未履行义务。2017111日,王灵均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经执行法官劝导,史某支付了8000元赔偿款,并写下书面道歉信,向王灵均“郑重致歉”。

(来源:人民法院报)

 

二、域外来风

中国知识产权环境大幅度改善

Recently, U.S. Chamber Global Innovation Policy Center (GIPC) released the 2018 International IP Index, which indicated that China ranked 25th among the 50 economies with the score of 19.08, up two positions as compared to the ranking in 2017.

最近,美国商会全球创新政策中心(GIPC)发布了2018年国际知识产权指数,显示中国在50个经济体中排名第25,得分为19.08,比2017年的排名上升了2个名次。

 

The report believed that China is achieving substantial progress in building the IPR environment oriented towards the 21stcentury. In particular, first, the reform in patents and copyrights enhanced its protection and law enforcement results; second, the governments and law enforcement organs of various levels attached more importance to IPR; third, the awareness of research institutions and individuals in IPR protection and their capability in utilizing them had been enhanced.

报告认为,中国在建设面向21世纪的知识产权环境方面取得了实质性进展。首先,专利和版权的改革加强了它的保护和执法结果;第二是各级政府和执法机关更加重视知识产权;第三是加强了对知识产权保护的研究机构和个人的认识,提高了他们利用知识产权的能力。

 

The report also pointed out that China still has weakness in building its IPR environment, including barriers in IPR market access and commercialization.

报告还指出,中国在保护知识产权方面仍有薄弱之处,包括知识产权市场准入和商业化的壁垒。(来源:http://www.iprdaily.com/article/index/14913.html

 

针对谷歌的专利诉讼在判决书中重新出现

The US Court of Appeals for the Federal Circuit has vacated a decision which prevented Google from being sued over two patents related to its messaging services.

美国联邦巡回上诉法院撤销了一项决定,该决定阻止了谷歌因其信息服务相关的两项专利被起诉。

 

Circuit judge Alan Lourie delivered the precedential verdict on March 12.

巡回法官Alan Lourie312日提交了判决书。

 

SimpleAir, a licensing company, initiated a series of patent infringement complaints related to Googles cloud messaging in 2011. So far they have resulted in three judgments of non-infringement in Googles favour.

一家授权公司SimpleAir2011年发起了一系列与谷歌的云通讯相关的专利侵权投诉。到目前为止,他们已经对谷歌的非侵权行为做出了三项判决。

 

SimpleAir owns US patent number 6,021,433, relating to push notification technology, which allows messages to pop up on devices without the corresponding application having to be open.

SimpleAir拥有专利号为6021433的美国专利,与推送通知技术有关,该技术允许在不需要打开相应应用程序的情况下在设备上弹出消息。

 

The patents SimpleAir asserted against Google are linked to the 433 patent by continuation application.

针对谷歌的专利SimpleAir与“433专利”的延续申请有关。

 

In 2016 the US District Court for the Eastern District of Texas barred SimpleAir from asserting two patents against Googleon the grounds of claim preclusion and the Kessler doctrine.

2016年,美国德克萨斯州东区法院禁止SimpleAir对谷歌提出两项专利申请,理由是这些专利被排除和凯斯勒(Kessler)原则。

 

Under claim preclusion a party is barred from re-litigating a claim or defence that has already been litigated. The Kessler doctrine allows the manufacturer of a product which has been found not to infringe a particular patent to preclude the patent owner from asserting it.

在索赔中,一方不得再次提起诉讼的索赔或辩护。凯斯勒(Kessler)原则允许一个产品的制造商不侵犯特定的专利,以阻止专利所有者声明它。

 

As the 838 and 048 patents have the same title and specification as the already adjudicated continuation patents (in the three non-infringement judgments), the district court held that the underlying invention claimed by the various junior patents was identical. It did not compare the claims of the two patents to those previously adjudicated.

由于838”和“048”专利的名称和规格与已经判决的延续专利(3项非侵权判决中)相同,地区法院认为,各种初级专利所声称的潜在发明是相同的。它没有将这两项专利的要求与之前裁定的专利进行比较。

 

On appeal, SimpleAir argued that claim preclusion only applies when the earlier and later cases involve the same cause of actionand each patent asserted raises an independent and distinct cause of action. It said the two junior patent claims were materially differentfrom the previously litigated patents.

在上诉中,SimpleAir认为,只有当“更早的案件涉及相同的诉讼原因”和“每项专利主张提出独立的、明确的诉讼理由”时,才适用索赔。该公司表示,这两项初级专利申请与之前的诉讼专利“有实质性的不同”。

 

As the 838 and 048 patents were never litigated in prior actions against Googles messaging services, the district court erred in barring the assertion of them based only on the title and specification, the licensing company claimed.

由于838”和“048”的专利从来没有在针对谷歌的信息服务的诉讼中提起诉讼,地区法院在仅仅基于标题和规范的情况下拒绝了他们的主张,许可公司声称。

上诉法院同意SimpleAir的观点,认为地方法院在没有考虑专利申请的范围的前提下,认为“终止延续的专利是专利的不明确的变化”。

 

The appeals court agreed with SimpleAir, finding that the district court erred in its presumption that the terminally continuation patents are patentably indistinct variations of their parent patentswithout considering the scope of the patent claims.

上诉法院同意SimpleAir的观点,认为地方法院在没有考虑专利申请的范围的前提下,认为“终止延续的专利是专利的不明确的变化”。

 

With regard to the Kessler doctrine, the appeals court said it does not bar a party from asserting infringement based on activity occurring after the judgment in the earlier suit.

关于凯斯勒教义,上诉法院表示,“不禁止一方根据之前诉讼中判决的行为来主张侵权行为”。

 

It vacated the district courts decision and ordered it to re-evaluate the matter, taking into account the claims of the relevant patents.

它撤销了地方法院的决定,并责令其重新评估此事,并考虑到相关专利的要求。(来源:http://www.iprdaily.com/article/index/14922.html

 

三、分中心要闻

12017年舟山市知识产权工作稳步提升

   2017年,以提升城市核心竞争力为导向,舟山市科技局不断创新知识产权服务方式,拓展宣传渠道,增强执法与保护。一是深入企业进行专利调研,以科技型中小微企业为重点,着力培育专利申请大户,提供全方位服务,鼓励企业积极申报专利。二是深入开展知识产权宣传,充分利用知识产权宣传日、科技活动周等系列活动宣传专利政策和法律法规,增强全社会知识产权保护意识。三是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积极做好重点环节和重点领域知识产权保护,组织开展专利执法专项行动,推进执法维权工作。2017年,全市共申请专利3649件,同比增长2.96%,其中发明专利1778件,同比增长16.29%。授权专利1920件,同比增长4.58%,其中发明专利501件,同比增长0.08%

 

2、舟山市科学技术局关于受理2017年度国内外发明专利和国内实用新型专利经费补助申请的通知

舟科知〔20181

各有关单位、个人:

根据《中共舟山市委舟山市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推进浙江舟山群岛新区科技创新发展的若干意见》(舟委发〔201619号)和舟山市财政局、舟山市科技局《关于印发<舟山市专利专项资金管理办法>的通知》(舟财行〔201128号)规定,决定从即日起受理我市2017年度国内外发明专利、国内实用新型专利经费补助申请,现将有关事项通知如下:

 

一、补助对象

201711日至1231日期间获国内外发明专利授权的本市企业和获国内外发明专利授权、国内实用新型专利授权的市属事业单位、社会团体和第一权利人地址在本市辖区内的自然人。

 

二、补助额度

(一)企业补助额度

1. 国内发明专利授权每件补助10000元。

2. 国外发明专利授权每件补助20000元。

 

(二)市属事业单位、社会团体和第一权利人地址在本市辖区内的自然人补助额度

1. 国内发明专利授权每件补助4000元。

2. 国外发明专利授权每件补助10000元。

3. 国内实用新型专利授权每件补助500-1000元(授权后补助500元,通过专利代理机构申请的再补助500元)。

 

三、申请时应提交的材料

(一)申请人申请国内发明、实用新型专利经费补助须报送下列材料(一式一份):

1. 舟山市国内发明、实用新型专利经费补助申请表;

2. 国家知识产权局颁发的发明、实用新型专利证书复印件;

3. 单位营业执照或法人证书复印件(自然人申请的提交身份证复印件)。

 

(二)申请人申请国外发明专利经费补助,须报送下列材料(一式一份):

1. 舟山市国外发明专利经费补助申请表;

2. 外国专利审查机构出具的专利证书的复印件,经过公证的授权公告首页及其中文翻译材料(或其它能证明该国外专利真实性的材料);

3. 国家知识产权局出具的向外国申请专利保密审查结论的有关文件(通过PCT途径申请的可以不提供);

4. 申请单位营业执照副本或法人证书复印件(自然人申请的提交身份证复印件)。

 

四、申请截止时间

申请人必须在2018415日前向舟山市科技局知识产权处(地址:舟山市新城海天大道681号市行政中心1号楼111119室)提交专利经费补助申请表及相关材料,逾期未提交的视为放弃。

联系人:贺卓君,联系电话:2280773

 

附件:1. 舟山市国内发明、实用新型专利经费补助申请表

2. 舟山市国外发明专利经费补助申请表

 

 

 

 

舟山市科学技术局

                        201832

上一篇: 知识下午茶:2018第16期
下一篇: 知产下午茶:2018第18期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