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信息服务
  • 法律服务
  • 贯标服务
  • 专利代办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研究成果

漫谈专利的本质

发布日期:2016-05-26 浏览量:4101

 

专利制度自产生发展至今已有约300年的历史。关于专利的本质,似乎早有定论而不该是个问题了?然而,随着市场竞争的愈益激烈,专利技术在市场竞争中地位愈益重要,人们对专利本质的认识出现了新的思潮,其中有一种观点认为,专利权的本质是“贸易垄断权”,如李银惠先生在《烂泥中跳舞的专利人,你看清专利的本质了吗?——谈金奖专利被提无效》(来源:思博知识产权网)一文中说专利的本质是贸易垄断权,是基于技术创新的贸易垄断权,是一种私权,是一种生意手段,是企业自己的事情,政府、专利局和法院只要保证授权和侵权诉讼程序中的公平就行了,本来没有必要支持任何一方,也没有必要大力推广专利制度。并推而论之,专利是一门生意,专利的垄断性是靠诉讼保证的,诉讼打起来,让专利真正能做到垄断市场,就一切都好办,既促进创新,又促进专利运营,促进中国专利价值的提高。对此,笔者实不敢苟同。本质是一事物的灵魂,一旦灵魂受污,本源出错,也就病入膏肓了。因此,有必要对此进行分析与探讨,以还专利之本来面目。

专利制度是工业革命的产物,伴随着工业文明的发展而发展,实质上是与工业技术文明相适应的重要制度设计与技术文明的体现,其本质是:激励创新和促进技术成果的社会化,即通过法的形式授予技术发明人权利,以激励创新,并通过技术成果的公开和对权利行使时间及地域的限制,以推动技术成果的社会化。的确,专利权两个最基本的特征就是独占公开,以公开换取独占是专利制度最基本的核心要义,这体现了专利权权利与义务的两面。独占是指法律授予技术发明人在一段时间内享有排他性的独占权利;公开是指技术发明人作为对法律授予其独占权的回报而将其技术公之于众人,使社会公众可以通过正常的渠道获得有关专利技术的信息。特别需要强调的是,一项技术能否取得专利权的充分必要条件是:该技术是否具有“创造性、新颖性和实用性”。显而易见,创新,是专利本质的要求。专利权独占的排他性,实质是为了保护知识产权、激励创新,诚如美国前总统林肯所说:“专利制度,就是给创新者以利益之油”。况且,专利信息的公开与运用,催生了基于原有专利数据挖掘的创新方法——“萃智技术”(TRIZ)的诞生,有效地促进了“二次创新”以突破技术壁垒;专利制度“专利许可”和强制许可的设置等,也就是要从制度层面上鼓励技术有偿使用和防止技术垄断伤害公共利益。加之,专利技术具有产权清晰的特征,更有利于技术成果的交易、转让和流通,从而实现技术运用价值的最大化。苏联作家阿法纳西耶夫也曾指出,创新就是推倒所有阻碍创新的:处处都推倒这道冷漠的墙,给有创新精神的人、革新者、创造者开路,这就是管理机关和领导人的重要任务。而垄断是创新的怎么又成了专利的本质?!这是对专利权独占排他性的曲解,而那种“专利是一门生意”的说法,更是对专利制度内在技术文明进步的异化。

当然,出现这一异常现象也是有其现实背景的。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的迅猛发展,国际贸易壁垒的重点已从关税壁垒转向非关税壁垒,非关税壁垒的重点则从数量限制转向技术性贸易壁垒。特别是一些发达国家越来越多地运用知识产权实施技术壁垒,乃至直接构筑专利技术壁垒。虽然,经WTO乌拉圭回合多边贸易谈判形成的《贸易技术壁垒协议》的宗旨是,规范各成员实施技术性贸易法规与措施的行为,指导成员制定、采用和实施合理的技术性贸易措施,鼓励采用国际标准和合格评定程序,保证包括包装、标记和标签在内的各项技术法规、标准和是否符合技术法规和标准的评定程序不会对国际贸易造成不必要的障碍,减少和消除贸易中的技术性贸易壁垒协议在保护人类生命健康、促进环境保护方面也发挥了重要的积极作用,但由于其自身具有的灵活性与隐蔽性特征,而逐渐被一些发达国家(或跨国公司)凭借其技术优势藉此实施贸易保护的一个重要工具,尤其是在高新技术领域,这种状况更为突出。但是,必须指出,在此,专利只是国际贸易竞争中一国或企业用以获得垄断地位的一种手段或工具。在市场竞争日益表现为科技创新实力的竞争的知识经济时代,专利的创造与运用能力已经成为各国或企业核心竞争力的重要标志!专利(知识产权),是保障企业产品纵横国际国内市场经济汪洋大海的无形的“利剑”与“金盾”。有必要强调指出,知识产权保护的目的是:创新!任何商业垄断的目的:是获取高额的垄断利润。这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决不能将两者混淆在一起,更不能等同视之!企业依靠专利技术取得市场竞争的优势地位,其实质是创新能力的展现。企业以此在行业竞争获得的优势地位和丰厚回报,也只是专利作为核心竞争力的表现形式(现象)而已。马克思主义认识论告诉人们,本质是事物的根本性质,是事物自身组成之间相对稳定的内在联系,是同类现象中一般的或共同的东西;现象是事物本质的外部表现,是局部或个别的东西。那种把依靠专利技术在竞争中获得优势地位的“现象”,视同为专利的“本质”,是犯了认识论常识上的错误。

还值得一提的是,李文中谈到的金奖专利被无效及由此产生的审辩一事,这是有一定道理的。撇开金奖专利的评选结果如何不论(这不是本文讨论的范畴),授权专利被无效,是极正常的事。专利无效是专利制度设计的高明之处。一是体现了专利制度的行政效率原则。大量的外观设计及实用新型专利不经实审,节约了审查成本与时间,提高了行政效率,而其疏漏通过无效复审来解决;二是体现了专利制度的公开透明原则。专利权不同于其他私权,对技术创新性的判断有其“无形资产”的特殊性和复杂性。让公开的专利权,接受更广泛的社会比对与检验,并通过专利复审重新确权,既充分地肯定了技术创新无处不在,且充分体现了专利制度民主与法治精神的高度融合!可见,专利无效与“专利复审”及“专利许可”与强制许可等正是专利制度出神入化的设计,充分体现了专利制度激励创新和促进技术成果的社会化的本质内涵。这恰恰与“垄断”是格格不入的!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多年来,中国一直存在着科技成果向现实生产力转化不力、不顺、不畅的痼疾,其中一个重要症结就在于科技创新链条上存在着诸多体制机制关卡,创新和转化各个环节衔接不够紧密。”在全面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和“知识产权强国战略”的进程中,补强创新短板、加快技术成果转化与运用,是最为急迫的重要任务。为此,我们更需要充分发挥专利制度在激励创新、促进技术成果转化过程中积极作用。因此,准确把握专利制度的本质,对促进专利事业的健康发展和现代技术文明进步都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这,也正是触发笔者撰写这篇短文的初衷与目的所在。(作者 姜胜建)

上一篇: 国际专利分类与国民经济行业分类参照关系表(试用版)编制说明
下一篇: 试论人工智能与大数据信息时代的技术文明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